书架
蝶舞宋疆
首页

第七章 父子谈话 (1/9)

  秒钟记住本网站《www.thankloft.com 酷爽文网》更新网站!

   父亲薛慎像真问薛,做什钱执,父亲问。薛度认父亲莫父亲吧。

   早墨依旧坚持晨跑,晚早,连懒床习惯早晨神清气爽,呆,什世捧部智机,刷短视频够躺,宅男宅。薛深信,机让宅男员。

   像坚持晨跑真困难,身体比刚穿越候,身体健康许,虽依旧肌肉,肌肉紧致少,跑步更轻松

   气已经始渐渐转暖,已经初夏,农历四月底季节,白气已经温暖宜,穿薄薄单衣寒冷,晚微寒,寒冷。

   青石铺,两旁低矮木质楼房,鳞次栉比,参差齐。早晨即墨仿佛随脚步声逐渐苏醒,三三俩俩门,农具农民,城外,进。偶尔,遇招呼,很苦,乐,已,谁刀走向战场。

   即墨次金兵南,山东直处战乱,兵匪像蝗虫般,侵蚀山东片原本。金兵南,打胜仗,处收刮财宝、汉奴隶,汉像被割韭菜般,隔茬。北宋灭亡,金兵部分回北方,片狼藉,金做伪齐皇帝,治理山东片,实则傀儡。十几间,南宋岳飞军北征伐,与金兵河东片展戮战,打金兵魂飞渺渺,度差点渡黄河逃回北方。期间,伪齐政权山东各强征壮丁入伍,强征百姓活命粮食,令战乱幸存百姓,

第七章 父子谈话 (1/9)